聯系我們
   
用戶名  密碼
 
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會議專題 > 青海省政協十屆十九次常委會議 > 會議發言材料
 
 
張進京委員代表省政協學文委的發言
來源:      作者:

    
  ——加大以昆侖神話為核心的昆侖文化開發和利用
  
  各位常委、各位同志:
  
  以昆侖神話為核心的昆侖文化,具有廣泛的民族信仰基礎,有廣泛的包容性和很好的標志性,有廣闊的產業發展前景,符合青海文化定位。為進一步明確青海文化定位、增加青海文化內涵、確立青海文化對外形象,根據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意見,經省政協主席會議研究決定,由韓玉貴副主席牽頭、帶隊的調研組就《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的開發》專題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調研,現就相關情況作如下發言。
  
  一、關于昆侖神話和昆侖文化
  
  昆侖神話是中國神話的主體,其他地域神話中都有昆侖神話的影子。
  
  (一)昆侖神話
  
  人類文化發端是從神話開始的,這也是人類能不斷探索未知世界、突破未知世界的精神源泉。世界神話多姿多彩,著名的有以“希臘神話”為主線的西歐神話、以“中國神話”和“印度神話”為主的東方神話體系、以“埃及神話”和“阿拉伯神話”為主的非洲和中東地區的神話傳說。
  
  中國神話大體分為4大系統,即由西王母、盤古、女媧以及他們所代表的西方昆侖神話、東方蓬萊神話、南方楚神話及中原神話。其中,昆侖神話是中國神話的主體部分,也是其他地域神話的源頭,均有昆侖神話的影子。是保存最完整、結構最宏偉的一個體系;是一個令人肅然起敬、一個令人心馳神往、一個令人回腸蕩氣的遠古神話,給中華兒女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幻思遐想,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昆侖神話以昆侖山及其相關的神話人物如黃帝、西王母為主題的神話,其次是與這些神話相關的零散的神話,如嫦娥等神人、開明獸等神獸,不死樹等神樹,還有共工、伏羲、大禹、周穆王、東王公、漢武帝、牛郎織女等的傳說故事組成。
  
  神話中的昆侖山是東方的奧林匹斯山,是眾神的樂園,山上住有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神仙。在這些神靈當中,對后世影響最大的是——西王母。昆侖神話中的西王母形象是“虎齒豹尾、蓬發戴勝、善嘯穴居”,她有著懲罰諸神和人類的巨大權力。西王母是昆侖神話中最原始的女神,被海外學者稱為“中國第一神”。黃帝是昆侖神話中最大的天神,可以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與昆侖山密切相關的悲劇英雄是聲名顯赫的共工,共工怒觸不周山是昆侖神話中富有激情的故事之一。昆侖神話中還有大禹治水到昆侖山、伏羲女媧婚配昆侖、女媧摶黃土造人、夸父追日到日月山、西王母盛開蟠桃會、戰蚩尤黃帝統華夏、西王母營造青海湖、道教樂園與龜山金母等神話經典故事。這些磅礴大氣、雄渾詭奇的昆侖神話是中國作為文明古國的象征,也是中國早期文明的曙光。
  
  神話中的昆侖山是先民們最為向往的理想樂園,平常人無法登臨;昆侖山是天帝即黃帝在地上的行宮,也是眾神居住游樂的神地;昆侖山是通往天上的天梯,是諸神升降于天地間的交通要道;昆侖山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的源頭,它是大地母親的巨乳;昆侖山高大雄偉,上面有著十分豐富的神物異景;昆侖山的具體形態是逐漸豐富發展起來的。
  
  昆侖山橫空出世、橫亙東西,自古以來,人們都在追尋昆侖山,從而追求神仙般的生活。昆侖山,最早見于上古文獻《尚書•禹貢》!逗訄D》描述昆侖“天中柱,氣上通天”!端涀ⅰ罚“昆侖墟,在西北,去嵩高五萬里,地之中也”,《爾雅》言“河出昆侖”!渡癞惤洝分悬S帝、顓頊、帝嚳、堯、舜五帝,與天感應,巡幸昆侖,昆侖因而被譽為中國的“奧林匹斯”,是“百神之所在”和“帝之下都”、“萬山之祖”。昆侖神話是圍繞著昆侖山演繹出的傳說故事,因此昆侖山無疑是昆侖神話的核心地帶。“河出昆侖”、“河出昆侖墟”、“昆侖之丘,河水出焉”、“赫赫我祖,來自昆侖”,這些記載明確昭示我們:黃河發源于昆侖山,中華民族祖先來源于昆侖,要尋找昆侖山、探尋民族源頭,必須要沿河(黃河)上溯。正是出于這樣的地理思考,華夏民族千百年來就一直圍繞著黃河源頭來探求昆侖山。中國地理西北高、東南低的事實使昆侖山與青海有了神奇的關聯。唐朝時期,人們普遍認為昆侖就在今天青海西南地區。雖然自然地理的昆侖山不等同于神話中的昆侖山,但二者之間不是毫無關系,應該是:神話昆侖是現實地理的折射表述,現實昆侖是神話昆侖的神圣延續,二者結合起來才是完整而準確的。20世紀90年代以來,臺灣等地的一些道教徒來到青海西部的昆侖玉虛峰修行,間接說明:一直以來,海內外華人在潛意識中承認昆侖在青海、華夏祖先在青海。
  
  (二)昆侖文化
  
  神話是一個民族文化的源頭,是文明古國的象征,作為中國古典神話主體的昆侖神話,也是中華民族文化的重要源頭,代表中華早期文明。中華文明的形成發展、中華文化的繁榮光大,都與昆侖神話有著直接的關聯。青海這塊土地上生活過的先民創造了浩瀚的昆侖文化。
  
  昆侖山是青海高原乃至整個東方最神圣的巍峨大山,昆侖文化作為青海的標志性文化品牌即符合昆侖神話的主要內涵,又符合地域特色。昆侖文化,顧名思義,就是以昆侖山為載體的文化,是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廣大青海人民,幾千年來獨具特色的卓越創造的肯定,是對神秘高原自然、人文、審美經驗的積累,是對生息繁衍和社會進步而創造的物質和精神的總匯。除“三江源”之“水”對人類的重要性而產生的昆侖神話外,昆侖文化還是中華民族的文化藝術之源。
  
  據考古發掘,早在2—3萬年前,青海高原就已有人類活動并創造了燦爛的遠古文化。在沱沱河沿、海西小柴旦湖等處,發現距今至少2萬至3萬年前的舊石器等物品。在距今6800年的貴南拉乙亥、同德宗日文化遺址,距今4000年的馬廠文化遺址,距今2500至3600年的齊家文化遺址、辛店文化遺址,以及分布廣泛的卡約文化,諾木洪文化遺址中,發現了許多精美的彩陶如舞蹈紋彩陶盆、雙人抬物彩陶盆、彩陶鼓以及大量的骨刀、叉、骨勺等生活器具和玉器、青銅器等禮器。而樂都柳灣原始社會公共墓地、民和喇家遺址的發現,更加肯定了青海作為中華文化重要發祥地之一的事實。
  
  有學者認為,幾十萬年前,若干群猿人來到青藏高原北部的羌塘地區,以羌塘的近幾百個鹽湖為住地,然后古羌人向東發展為蘇毗、東女國和西康地區的一些部落,再往東發展為“多彌部”、“黨項部”,與“白蘭部”和“蘇毗部”構成古羌族的三個文化核心,形成時間大約距今一萬年以上。后向北發展,形成了以茶卡鹽源為中心的又一個羌族文化中心。他們的后裔成為漢代河湟、大小榆谷的羌人。英國漢學家李約瑟指出,中國文字中許多字和偏旁,如羊、祥、羹、饈、善、義、羲等,都曾與羌人有關,是對羌人文明崇拜的反映,也是華夏文化中西戎羌人文化的初源的遺存。有學者認為,人文始祖炎黃是羌人的祖先,然后羌人才是中華民族的祖先。以炎帝為宗神的古代羌人生活在今青海祁連山南北河湟之地,而甘、陜、川一帶主要是炎黃部落聯盟活動的地區。
  
  4000多年前的喇家石磬、沈納銅矛,體形之大,可謂器中之王,王者之器(為中國之最),代表一個王國王權與神權的禮器,反映青海是我們民族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喇家遺址反映出的文化東移,論證了專家提出的中國神話起源于西部的論斷。“喇家人”由于氣候和洪水等原因離開原本生活的土地,并在東方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家園,就有了文明的東播,喇家遺址中發現的中國最早的小麥麥種、面條更是佐證了當時的文明程度高于東部。
  
  昆侖文化中的玉文化是中原文化的源頭。中華文明起源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玉器,玉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的基石之一,是區別于世界上其他文明起源的一個重要標志。屈原《九歌》中提到:“登昆侖食玉英,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齊光。”《古玉新詮》中“抽繹玉之屬性,賦以哲學思想而道德化;排列玉之形制,賦以陰陽而宗教化;比較玉之尺度,賦以爵位等級而政治化”。正是昆侖玉直接影響了中華民族對玉石文化的尊崇。
  
  綜前所述,昆侖文化的原生性、包容性、開放性和創造性,再加上昆侖文化自古以來對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貢獻,就形成了“源頭文化”。昆侖文化是多元文化,昆侖文化的發散,構建了昆侖文化不同的版本,造就了絢麗多彩的諸多亞文化;昆侖文化是包容文化,始終以其寬大的胸懷和開放的姿態進行情感和文化上的交流和認同,體現中華民族兼容并蓄的特點;昆侖文化是特色文化,有著明顯的地域特色;昆侖文化還是不斷發展的文化,它不斷滲透包容,不斷擴大著內涵與外延,與時代潮流相結合,始終緊跟著時代的步伐。
  
  二、青海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開發現狀與不足
  
  由于“昆侖”的博大神秘給人們留下的想象和探索的無窮空間,引得許多學者聚訟紛紜。大多數學者把眼光投向橫亙于新疆、青海、甘肅的“昆侖山”地區,同時,這三方亦在打造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品牌。就全國而言,青海擁有優勢的地理位置(昆侖山)、多樣的原生態的民族民間文化資源優勢,而被多數學者看好,但面臨的競爭環境也很嚴峻。就省內而言,在打造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品牌方面,同樣面臨競爭并出現不平衡的局面。
  
  青海打造昆侖文化品牌有聲有色。省委省政府重視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品牌的創建。青海湖是西王母的瑤池,環湖賽的成功舉辦,是青海省打造昆侖文化品牌分支的一個成功案例。2008年,有關部門以博大的中華昆侖文化為背景,以西王母神話為講述對象,精心打造了一部音畫史詩《秘境青!,用現代精神和國際視聽語言重新詮釋遠古昆侖神話,禮贊東方第一女神——西王母的神奇偉大,張揚萬物和諧的創世精神。去年8月16日,舉辦了“昆侖山音樂交響會”,主題曲《圣殿般的雪山》,以深沉的思想、博大的情懷和穿越時空的呼喚,贊美輝煌燦爛的東方文明,歌頌自由高貴的民族精神。8月21日,舉辦了首屆昆侖文化與西王母神話國際學術論壇暨青海湟源第二屆昆侖文化周活動,來自國內外近200多名專家參加了論壇。
  
  海西州政府在發展循環經濟的同時,不斷發掘文化底蘊,累計舉行了四屆昆侖文化主題論壇,由專家學者對文化淵源、品牌打造、紀念品開發等問題進行探討,F已編制完成《昆侖圣泉保護區(旅游景區)修建性詳細規劃》、《昆侖文化旅游景區入口處旅游修建性詳細規劃》,建成了昆侖圣泉旅游景區和昆侖文化旅游景區入口處(蟠桃會遺跡景點)等工程。
  
  格爾木政府以發展旅游業為目的,建成了昆侖圣泉旅游景區和蟠桃會遺跡景點等工程。并積極協調在昆侖山口舉辦了圣殿般的雪山——獻給東方最偉大的山脈昆侖山交響音樂會,從而有力推動了昆侖文化的傳播,使海西昆侖文化的影響力不斷增強。格爾木走的是政府主導、以建設昆侖山道教圣地作為弘揚昆侖文化、促進旅游發展之路。
  
  湟源縣由政府主打,按照西王母故里,以祭拜西王母為切入點,舉辦了兩屆昆侖文化活動周,為擴大湟源乃至青海的知名度、美譽度和影響力,進而促進文化旅游產業的可持續發展,把湟源打造成為青藏旅游線上的重要驛站,“夏都旅游圈”和“環青海湖旅游圈”上的重要節點,起到了重要作用,并取得了成功。湟源的昆侖文化開發主要是為打造“中國最具民俗文化特色旅游目的地”品牌服務。
  
  湟中縣民間人士倡議募捐建成了“昆侖神話龍頭景點:九天圣都扎麻隆鳳凰山”(1998年8月8日由省人民政府確定)。被認為是中華昆侖文化的載體和博物館,是華夏母親、東方美神九天玄女(女媧)的中心道場,供人們游覽參拜。
  
  青海在發掘、開發昆侖神話以及昆侖文化、打造昆侖文化品牌方面成效顯著,但也存在一些問題。主要在于對昆侖文化認識還不統一、在昆侖文化(神話)的搜集、挖掘、整理方面,在昆侖文化(神話)研究成果綜合開發利用方面,在昆侖文化(神話)景點規劃、建設、運營方面,在昆侖文化品牌建設方面,在昆侖文化(神話)的宣傳等諸多方面各自為陣、力量分散,沒有形成合力,沒有形成規模,沒有形成產業。
  
  三、加快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開發的建議與對策
  
  (一)提高認識、打造昆侖文化品牌
  
  昆侖文化研究開發無疑要圍繞當地社會經濟發展服務。昆侖文化的研究開發是一個新領域,也是一個大有可為的舞臺。“昆侖”已成為國人的地理常識,將這樣一個婦孺皆知的概念作為青海地域文化的象征品牌,即體現了一種對以往研究成果的歷史傳承,又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宣傳效果。
  
  昆侖文化研究和挖掘有助于提高青海的文化地位,有助于豐富青海文化的內涵,有助于提升青海文化的對外形象,推動青海文化產業發展。青海文化按歷史軌跡分為七個時期:古羌人文化時期、漢文化初盛時期、鮮卑文化時期、吐蕃地方文化形成時期、多元文化格局形成與興盛時期、現代文化沖擊時期及青海文化全面新生時期。按照空間方式分為多種文化相交融的柴達木盆地綠洲文化區、青南高原草原文化和河湟多元文化。它們或多或少存在缺陷,不是包容性不強,就是標識性差,很難給人深刻印象,也難以涵蓋青海厚重的文化內涵。
  
  以“昆侖文化”命名青海地域文化、打造昆侖文化品牌。能夠貼切體現青海的地域地貌特征,能夠較好的體現青海在中華民族文化中地位,能夠體現青海各族人民的自強不息和開放精神。昆侖山最顯著的特點在于它原始壯麗的自然之中蘊含的人類文明,這種文明就像它生存的環境一樣,具有神秘性,雖然古老卻又不失新鮮和活力,昆侖山承載的是青海文化的大氣魄、大精神。
  
  在打造昆侖文化品牌方面需要政府、社團齊心同力。組織昆侖文化學術研究,將研究課題納入青海省社科規劃重大課題,利用3至5年或更長的時間進行研究,期待有重要成果產生。連續舉辦昆侖文化國際學術論壇,解決學術問題、擴大知名度。運用多種方法研究,構建比較系統、完整的昆侖神話學體系。通過學術研討、祭拜西王母等活動爭取話語權。申報昆侖山等為世界人文遺產等。
  
  (二)集中力量,發掘、整理、宣傳昆侖文化
  
  近年來科研院所、高校、民間卓有成效地開展工作,在昆侖文化理論研究、體系建構、品牌建設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尤其是《昆侖神話》初步勾勒了一個完整的昆侖神話和昆侖文化體系,堪稱昆侖文化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然而,昆侖文化博大精深,表現形式多樣,不可能一蹴而就,仍需要增加研究投入,加大研究力度,通過研究昆侖神話與昆侖文化、昆侖文化與品牌戰略、昆侖文化與旅游名省建設、昆侖文化與生態文化、昆侖文化與文化產業、昆侖文化與現代文化、昆侖文化與青海意識、昆侖文化與文化建設等,構建完整的昆侖文化學體系。以昆侖文化研究會為主導,整合政府部門、社會團體和科研院所力量。建立經常性的政府部門與各社會團體和科研院所的對話機制。目前包括甘肅,新疆在內的許多省份都在打造昆侖文化,青海要有危機感,集中力量,形成合力,在發掘、整理、宣傳昆侖文化方面有待突破和發展。
  
  隨著大型音畫歌舞史詩《秘境青!、圣殿般的雪山——昆侖山交響音樂會、昆侖文化與西王母神話國際學術論壇、中華昆侖文化周暨西王母祭拜大典等一系列活動的舉辦,青海昆侖文化在中國、世界的影響力不斷擴大。面對新一輪的“地域文化熱”,青海必須搶占文化的高地乃至制高點,從而展示青海文化的形象和魅力。必須加大宣傳力度,與大美青海同等對待,一同推進,在報紙、雜志、網站開辟專欄,專人負責,舉辦祭祀大典等具有影響力的活動。
  
  (三)制定規劃,加大基礎設施建設
  
  各級政府要把研究、挖掘、開發、利用昆侖文化工作納入國民經濟建設規劃之中,制定切實可行的規劃。經費納入各級預算之中,落實經費,有計劃的進行研發利用。制定成果的獎勵和激勵機制,鼓勵民間機構和團體對昆侖文化進行研究、開發。建立昆侖文化人文、自然景點保護、開發的聯動機制,實行統一管理。采取以獎代補的形式,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昆侖文化遺存的開發,逐步形成市場化的開發機制。
  
  昆侖文化涵蓋青海高原各民族文化,可謂豐富多彩、千姿百態。如何發揮昆侖文化,引領經濟發展,值得各部門深入研究,精心策劃。在地方財力不足的情況下,在充分發揮現有昆侖文化(神話)建筑的功能的前提下,有選擇地建設基礎設施是可取的。如建設完善博物館,豐富昆侖文化展品。以發展旅游為宗旨,以交通建設為手段,串聯沿途景觀,包括人文、自然景觀,從而帶動旅游經濟發展。如民和縣城到官亭喇家遺址,可串聯起藥水泉——七里寺、軍事古鎮——古鄯驛(古鄯八景)、喇家遺址、大禹治水傳說遺址等。如從西寧到昆侖山,可串聯起湟中扎麻隆鳳凰山、湟源縣王母故里、“瑤池”青海湖、都蘭大墓、香日德班禪行轅、諾木洪沙漠紅柳、格爾木昆侖圣泉、昆侖山道教圣地等。
  
  青海各種景觀琳瑯滿目,全部開發力不從心,必須加強研究,確定各地的拳頭產品,著力建設,著力推廣宣傳。拳頭產品要以群眾參與程度為標尺,凡是群眾熱情參與的、符合國家政策允許的均予以支持,從而推動昆侖文化市場化運作。對一些重要(點)景觀,政府可結合旅游線路設計予以投資建設。
  
  (四)積極尋求國家、地方以及民間力量支持
  
  青海經濟發展滯后,地方財政難以滿足昆侖文化的發掘、整理、開發利用以及昆侖文化品牌建設的需要,必須積極尋求國家支持和扶持。通過相關產業規劃尋求國家相關部委支持和扶持。通過聯辦的方式尋求對口支援省區相關部門支持和扶持。利用宣傳工具提升昆侖山影響力,尋求海外和沿海等地民間力量的支持和扶持。建議青藏鐵路公司開通格爾木至拉薩觀光列車、酌情增加格爾木車站發售票等。
  
  (五)大力發展昆侖文化創意產業
  
  整合青海文化產業力量,成立高端的青海昆侖文化創意產業公司,專職負責開發經營昆侖文化產業。建立高起點的青海昆侖文化創意產業園,為集中力量打造昆侖文化品牌提供平臺。在產業園里、把青海的各種文化資源、文化產業企業有機整合起來,如把昆侖玉、唐卡、民間工藝品、農民畫、刺繡等積聚起來,形成規范化經營,產業化發展。把適宜推向市場的文化單位集中到產業園,如成立報業傳媒集團、出版發行集團、動漫公司,并冠以昆侖文化之名。整合全省演藝界、網絡界、文化藝術創作界、動漫界等各種力量,開展昆侖神話故事的創作、表演,使之在發展文化產業的同時,展現昆侖文化。
  
  修建青海昆侖文化宮。把民族歌舞、花兒、地方戲、有特色的體育活動等昆侖文化和旅游開發緊密結合起來,建設青海世居少數民族民俗村、其他少數民族特點村展示區,利用展覽、表演、參與等形式展示昆侖文化的豐富內涵和深遠意義,發揮昆侖文化的靈魂作用。完善培育現有品牌。讓《秘境青!返扔杏绊懙奈幕放谱呦蚴袌,為凝聚人氣、吸引游客、擴大“大美青海”影響、實現文化產業大繁榮服務。
  
  發言人單位和主要職務: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
  界別:新聞出版
  
  
  
  

多杰熱旦主持會議
多杰熱旦主持會議
張守成作關于提案工作情況的報告
張守成作關于提案工作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隆重開幕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
仁青加作工作報告
仁青加作工作報告

 

 

 

·【視頻】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精彩瞬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青海省
·特寫:努力畫大同心圓 凝聚強大向心力
·政協第十二屆青海省委員會主席、副主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開幕側記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主席團常務主席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青海省
·愛心助學 圓夢大學
·我省將生態文明教育納入全省農牧民技
·省政協舉行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7.

 
 
西寧市政協  海南州政協  海西州政協  海北州政協  果洛州政協  黃南州政協  玉樹州政協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青海省委員會辦公廳
地址:青海省西寧市五四西路1號  未經允許 不得轉載、復制或鏡像
青ICP備11000194號
网上买彩票的正规网站